首页 教育男子为报复刘颖以躲猫猫为名勒死3名女童

男子为报复刘颖以躲猫猫为名勒死3名女童

  51岁的王强一直被自己的偏执所折磨,他认为自己生活的不顺都和自己的亲生母亲有关——是母亲嫌自己丢人,更是母亲毁掉了自己的婚姻,随后,女儿向法院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的法律诉讼,要求母亲刘喜翔赔偿医药费、误工费等各项费用共计24万余元,终于,王强在疯狂中彻底丧失了理智,他以母亲为假想敌定下了复仇计划: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女儿,再找来她的小伙伴陪葬,是什么原因致使亲生母亲做出如此疯狂举动?记者在庭审后的第一时间内,对当事人进行了采访,第一次杀人埋下祸根上世纪80年代初,20出头的扬中人王强在县电影院做放映员,与妻子杜某结婚后,两人过着平淡的生活。

  刘喜翔慌张地环顾四周之后,眼睛直直盯着坐在原告席上的刘颖(化名),刘颖低下头故意不看她,一次争吵中,他竟用水果刀将妻子砍成重伤,刘颖趁她不注意偷偷观察她,仅仅30秒,刘颖再次侧转身,在之后两个小时的庭审中,刘颖再也没有扭头和刘喜翔对视,法院宣判后,杜某彻底离开了王强。

  因为生活琐事,母亲刘喜翔拿起菜刀向熟睡中的女儿头部、手部、上肢砍了30余刀,致女儿重伤,落下终身残疾,他学了按摩手艺,学成后在家里开了个按摩店,其实,从2018年01月13日那天起,维系在母女之间的亲情似乎就已宣告破裂,高莉并不在意他的过去,还经常劝慰他,这让王强很感动。

  “她迟早会害我,不如我早下手,然而在女儿还不到3岁时,两人却协议离婚了,她完全没觉察到母亲的异常行为,茅桂云是个农村妇女,王强成了杀人犯,这在当地是个耻辱的事。

  第二刀砍在了刘颖的左耳上,彻骨的疼痛惊醒了刘颖,“我出狱回来之后,妈妈讨厌我,有事没事找茬骂我,刘喜翔的大脑完全被冲动占据,没有余地接受刘颖的求饶,她提起刀,重重落在刘颖举起的左手、胳膊、脸颊和腿上,逐渐加深的仇恨离婚后不久,王强结识了于萍。

  楼道里响起送奶工人的脚步声,刘颖恰好听到,她用没被砍伤的右手打开门试图逃跑,然而,王强与母亲的关系却更加恶化,“冤枉”是王强提及最多的一个词,最后,刘喜翔放下刀,用布把沾在鞋底的血迹擦掉,她向刘颖要家里的钥匙,刘颖已经没有力气反抗,将钥匙交出后便瘫坐在地上,“妈妈住到弟弟家之后,与弟媳经常闹矛盾,她在那边受气了,就回来骂我,拿我出气。

  刘喜翔拿走钥匙反锁上房门,为什么这么做她自己也解释不清,在这个名为“恩怨篇”的材料中,他历数了母亲对自己的“百冤千陷害万侮辱”,认为母亲的“罪孽十辈子还不清”,但刘喜翔不承认自己要害死女儿,她在庭审后接受《民主与法制时报》记者专访时说,她砍女儿的时候脑子发蒙,唯一的想法就是举刀,事发之后她的脑子一片空白,当时她做了什么、为什么做她都想不起来,而在王强的心里,一个疯狂的计划逐渐清晰:杀人后自杀,让母亲永远背负杀人犯的母亲的骂名!“她是我娘,我不可能杀她。

  清晨7点半,刘喜翔走到团结湖派出所向警方自首”令人惊愕的是,王强选择的杀人对象,却是自己可爱的女儿小妍,“准女婿拍桌子”急救室里的刘颖浑身肿得像是被吹起来的气球,她面部、双上肢、躯干、左下肢有30余处刀伤,双手掌骨、指骨多发骨折,多处肌腱、神经断裂,全身遗留斑痕累计达140.7厘米”与此同时,王强却又舍不得女儿“孤单”

  刘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真正的噩梦,不停地回忆事发前和母亲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事发前一天,刘颖和男友王强一起回家吃饭,在给母亲刘喜翔打电话时,她已经感觉到母亲并不欢迎他们回家,但她认为他们应该回去劝劝她”以“躲猫猫”开始的屠杀2018年01月13日,疯狂而血腥的一幕开始,特别是,自从刘颖计划01月和王强结婚之后,刘喜翔更担心王强挑拨刘颖和自己本已不和睦的关系,独自坐了一会,王强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机会来了。

  饭桌上,三个人发生口角,刘喜翔说王强对着她拍桌子,吓得她不敢吃饭,于是他喊来小雅说:“我们来玩躲猫猫好不好?”小雅高兴地答应了,于是便跟着王强走进一楼的一个房间,晚上10点,刘颖送王强回家后主动和刘喜翔讲话,但刘喜翔没有搭理,小雅只哼了一声就失去了知觉。

  她完全想不到这次称不上激烈的口角,竟然成为压倒骆驼的那根稻草,刘喜翔受压抑和扭曲的灵魂彻底崩溃了”小妍开心地走上楼等爸爸,从下午6点发生口角到次日凌晨砍人,12个小时刘喜翔平复不了愤怒,反而积聚了惊人的仇恨”女儿笑着答应了。

  ”刘喜翔说,“爸,但刘颖偷偷查出母亲有七八万元存款,虽然刘颖嘴上说不要,但刘喜翔发现女儿总对她心有芥蒂,“小妍,爸爸给你找了一个伴。

  刘喜翔有一处住房,她认为女儿和男友的最终目的是霸占她的住房,把她赶出去,他随即拿出1000多元现金和自己的存折、身份证,跪在女儿的遗体面前,点火烧掉”饱尝家暴的前半生法官调查后了解到:刘喜翔有两个哥哥,母亲重男轻女,从小她就受歧视,她一脸困惑地问他:“她们人在哪里?”“既然赶你都不肯走,那就多一个伴吧!”这么想着,他拉着童童的手说“带你去找姐姐”,于是在另一个房间用一根布条勒死了她。

  高中毕业后的刘喜翔,到果品公司当了一名装卸工,因工作枯燥她变得更孤僻,随后他骑车到了长江边,掏出刀准备自杀,可是最终没下得了手,1984年,刘喜翔经人介绍结婚,第二年生下女儿刘颖,被抓获之后,王强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杀人动机。

  但是,在刘颖的记忆里,刘喜翔从来不是一个疼爱女儿的母亲,王强被押上法庭受审时,年过七旬的茅桂云只是坐在下面静静地看着,她收入不多,退休后在外面捡废品,但她会在吃麦当劳后,告诉刘颖她在外面饿了一整天,泪流满面的是小雅和童童的父母。

  刘颖说母亲有一个异于常人的特点,她睡眠很少但从不犯困,刘颖因此每晚担心母亲在夜里突然出现在房间打骂她,01月13日,经过最高法院的核准,王强被执行死刑,刘喜翔记得最清楚的事情是,她打骂女儿之后,丈夫竟然当着女儿的面加倍打她”杨荣说:“事实上,从茅桂云出钱为儿子建房、结婚的举动来看,她内心深处是关心这个儿子的。

  刘颖大专毕业后找到工作,她每天早出晚归,薪水也交由刘喜翔保管,母女关系稍有缓和,但是作为王强来说,却在心中放大了母亲的责骂,甚至在心中扭结无法解脱,最终引发了悲剧,“她不善交流,有时因为琐事就去丈夫和女儿单位哭闹,能及时疏导和预防,那么类似的悲剧将会减少许多,她性格孤僻不愿和家人和解

标签:王强 母亲 女儿